第 89 章 贾代善本来也是个半点弯弯绕绕都不会的武将,可在朝中勾心斗角……

    上一章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
  贾代善本来也是个半点弯弯绕绕都不会的武将,可在朝中勾心斗角了半辈子以后, 贾代善直爽的性子已经磨去了大半。
  
  珠哥儿进宫去当伴读, 不仅顺利恶心了贾家, 也顺利恶心了废太子, 可能还能给疑心病中的皇上添跟刺,所以到底是谁向皇帝推荐了珠哥儿呢。
  
  贾代善阴谋论了以后总觉得是有人要下手对付贾家,至少是要对付荣国府。以至于贾代善对贾珠本身要去当伴读这事也上心不起来。
  
  毕竟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。就算是有完卵, 贾代善也只有想尽办法保住瑚哥儿。
  
  这手心手背都是肉,但是肉也是不同的。对贾代善来说虽然都是孙子, 但是打小聪明伶俐的嫡长孙瑚哥儿当然是不一样一点的。
  
  在出了贾珠被选为伴读以后,贾代善想到的第一反应不是进宫去求一求当今, 免了贾珠的伴读, 而是想着要不然让顾先生带着贾瑚先去游历一番, 过个一年半载的再回来。
  
  这样即使是贾家出了事情, 好歹也能保下瑚哥儿来。只可惜,瑚哥儿是嫡长孙,还在孝中, 不好出门, 要不然私底下让他们走?
  
  贾代善还在这边想着对策, 宫里高坐着的皇帝已经吩咐了人来请贾代善了。
  
  皇帝自己认为他心里苦啊。
  
  本朝传承到当今也不过两代, 而原先太/祖爷也不过是地里刨食的, 所以现在还有些世家暗地里骂皇家不懂规矩。
  
  所以当今就越发重视规矩, 嫡长子继承制是世家们传承了多年的规矩, 皇帝也对他那嫡长子重视的很。
  
  可重视重视着,把儿子重视得造了反,顺利的被当今圈了起来。原本嘛,当今完全可以当没有过这个儿子,反正每月也自有内务府给废太子一家送吃的喝的进去。
  
  嫡长子没了,这不是还要立贤的规矩么,当今还有五个儿子呢,从五个中挑一个贤德得出来不就好了。
  
  可跟着儿子一起被圈起来的儿媳妇居然有身孕了,还一举生下了今上唯一的一个嫡孙。这儿子犯了错,可刚出生的嫡孙可没犯错啊。
  
  当今扳这手指数了数,从废太子及冠之年娶了太子妃开始,当今就开始盼孙子了,盼了这么多年,把太子都变成废太子了,然后突然有大孙子了。
  
  当今都想着要是这个嫡孙早出生几年,他对废太子都不会下这么狠的手,好歹让嫡长制度延续下去啊。
  
  可等太子废了吧,皇帝才看出自己的儿子还真没一个是好东西的,这皇位到底给哪个不孝子好呢?
  
  皇帝一心想找一个能善待了废太子一家的儿子继承皇位。皇位给不了嫡孙了,可衣食无忧的日子总还是得给嫡孙的。
  
  可眼瞅着嫡孙一天大似一天,别的孙子都已经由他们的父王,延请了大儒作为先生开始启蒙了,可他的嫡孙却只能由被圈着的废太子和废太子妃两个胡乱教着。
  
  这他妈能教好一个孩子?
  
  不可否认,废太子作为当今亲手养大,寄予厚望的儿子,学识还是不错的。至少怼遍朝堂上的各个大儒是半点问题也没有的,可那都是曾经。
  
  高考前的我们都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,但是从考完的第一天起,我们就把所学的都还给老师了。
  
  废太子也一样,在入阁读书的时候,废太子的学识是连大儒们都盛赞的。可这么多年下来,废太子日日忙于朝堂争斗,早就和他这些年所学的东西相忘于江湖了。毕竟,储君要学的不是四书五经,而是治国之道。
  
  废太子妃更不用说了,作为皇帝挑来做下一任国母的大家小姐,自然不会是不识字的,可相对的,也不过不是识得几个字,不做睁眼瞎罢了。
  
  可当今又不能派个人进去教孙子,一是找不出这么一个人来。把一个大儒送进去跟太子一起圈起来?这得多大的仇啊。
  
  二是,作为皇帝,早朝上打个喷嚏都能被朝臣们研究一遍有什么寓意。要是当今把惦记孙子放到明面上,指不定就有人开始怀疑皇帝是想立皇太孙了呢。
  
  实在看不过眼的当今忍不住把自己所有儿子的嫡子都接进了宫,索性一块儿教,也正好有了借口,把嫡孙接出来教养。
  
  当然还有一个寓意,不出以外,这个王朝的下下一任主人,大概就会是接进来的这些孙子中的一个了。
  
  现如今大家都是小时候,也是最最能打好关系的时候,当今就想着要是嫡孙能与其他孙子打好关系,将来总能衣食无忧,做个闲王的。
  
  众皇子也万万不可能想到,他们在府里和幕僚们讨论了通宵,皇帝为什么把各家的孩子接进宫居然是这种用意。
  
  皇子们还怀疑皇帝是不是对孙子们有什么考验,为了加重夺嫡的筹码,皇子们还强令儿子的先生们加班加点的督促儿子好好学习。
  
  终于有理由把嫡孙接进宫给请个名师启蒙了,可新的难题出现了。皇孙进宫读书得有伴读啊,别的孙子都有母族,或者是他们爹的母族。
  
  可嫡孙的母族和祖母一族都已经被他老人家该贬的贬,该流放的流放了。
  
  要不然,朝中大臣家找一个?满朝文武这么多人,家中有跟嫡孙差不多年纪的孩子的也不少。
  
  可无论皇帝看上哪个,刚刚给个暗示,这家的娃都无一幸免的病了。
  
  皇帝气恼之余,也越发担心孙子会受什么欺负了。
  
  皇帝正愁着,贴心小棉袄,加班狂四儿子来了,正好还送来了东风。
  
  “贾代善嫌他二子贾政碌碌无为,这儿子不争气也就罢了,可总不能让孙子跟着儿子一起不争气,所以贾代善就托了儿子,想把他们家二房的长子贾珠,送到侄儿身边做个伴读。”
  
  要论做皇孙的伴读,其实贾珠是有点不合格的,身份上就差了点。可谁叫这位皇孙的爹是废太子呢,贾珠又有个好祖父。
  
  皇帝假装沉吟了一下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,但是还是诧异的看了四儿子一眼。
  
  这宫里没有秘密,尤其是皇帝想让人知道的秘密。
  
  当年玻璃的事情举荐皇子做主管,贾赦的折子还嫌弃了一把四皇子,这事论理四儿子也应该知道的一清二楚了。
  
  现如今四儿子居然还能帮着贾代善来说情,皇帝越发高看了四儿子一样,看来这个儿子是不记仇的。
  
  得知贾代善也有个不争气的儿子,并且劳心劳力的为孙子绸缪,皇帝觉得他跟贾代善一定很有共同语言,所以皇帝决定招贾代善进宫聊一聊人生哲学和不争气的儿子。
  
  可他哪知道贾代善是被劳心劳力的为孙子绸缪了。
  
  贾代善进门的时候,皇帝正处于越想越伤心的时候,见贾代善进来,一手拉了贾代善,一手抹眼泪道:“老贾,朕心里苦啊,徒祚那个不孝子啊……”
  
  贾代善先是一脸懵逼,当今登基了这么多年,铁血帝王这个形象也早就已经深入人心了,至少贾代善就从来没见皇帝哭过。
  
  所以今天皇帝唱得是哪出戏?还是他已经好久没上朝了,对如今的皇帝不怎么了解,贾代善都想退出去看看今天的日头是不是红色的。
  
  直到贾代善听到了废太子的名字,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就说嘛,好端端的皇帝怎么又出了个要皇孙们进宫读书的年头,难道是要二立太子?
  
  选了贾珠做伴读的原因是想让贾家做出头人,先上折子?可现如今贾家能当官的全在丁忧,也没这上折子的份啊。贾敷因为自己是徐老夫人扶养长大的,所以也充做嫡长孙,自愿守了三年的孝。
  
  然后,贾代善看着皇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他的衣服上抹“唉,老贾啊,我们都生了一个来讨债的不孝子,可能怎么办呢,还是得替孙子考虑考虑不是。”
  
  贾代善听着皇帝抽抽噎噎的讲完了他对废太子和废太子的用心良苦,只想问一句,那关他什么事。
  
  要论不孝子,这一点贾政还真算不上,在贾代善看来,贾政虽为人古板了些,但是在孝顺这一方面,还是做的很不错的。至少,贾代善指东,贾政完全不敢往西走。
  
  强行忍受了皇帝的泪和鼻涕,并硬生生告诉自己这是皇帝,自己不能抽手走的贾代善,在心里暗自发誓,回府一定拿家法打一顿贾政,这不成器的丢人都丢到宫里来了。
  
  贾代善了解清楚皇帝把贾珠充做伴读的原因,完全不知道是四皇子在暗中推了一把以后,又跟皇帝一起吐槽一回不成器的儿子以后。
  
  终于神清气爽的可以回家吩咐人替孙子收拾了行李,顺便可以打一顿孙子了。
  
  
     ← 上一章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
[红楼]大夫人的穿书红包群》连载中
 贵妃书吧 guifei8.com